煤炭近期饱和、远期紧缺 运输仍需挖潜
 
 
 
  发布时间:2012-03-22 文章来源: 中国煤炭市场网
 
  

       由于国内国外经济环境中存在着各种不稳定、不确定因素,以及去年一季度工业增速相对较高,今年一季度工业增速有可能出现进一步减缓。与此同时,我国工业特别是重工业内部结构调整压力日益增大,发展趋缓;因此,全社会用电量也相应减少。很多人分析认为今年乃至未来几年,煤炭市场供大于求不可避免,市场疲软将导致港口、电厂以及全社会库存过高,难以消化。而笔者认为恰恰相反,从去年年底到目前的煤炭市场需求的疲软是暂时的,煤炭近期饱和、远期紧缺,未来仍将呈供需两旺态势,沿海煤炭需求依然强劲,沿海煤炭运输仍需要进一步挖掘潜力。

         1.现有铁路的增量有限,新建线路尚需时日。 
         去年年初,铁道部将大秦线运输计划拟定为4.5亿吨,受“7.23”动车追尾事故影响,铁道部全力确保安全生产,将大秦线运输目标下调为4.4亿吨,去年实际完成4.4亿吨目标。今年确定运输目标为4.5亿吨,较去年相比增量只有1000万吨,增长数量非常有限,大秦线的运输指标下调,运输能力已将拉伸到很高位置,使沿海煤市将受到一定影响,紧张气氛出现,这也再次凸显了铁路运输瓶颈对煤炭运输的影响。而新建铁路线的投产时间也因种种原因被迫放慢建设步伐,投产运营时间将有所延长。目前,新建的三条运煤通道分别是:煤运第三通道(鄂尔多斯到曹妃甸港)、炼焦煤下水通道(山西瓦塘镇到日照港)以及蒙西到华中新运煤通道(内蒙古浩勒报吉到江西吉安市)等三条大通道,三条大通道有两条是铁水联运通道,另外一条是铁路直达运输通道。它们相继建成后,煤炭运输才会更加畅通,运输瓶颈将会被彻底被打开。而在三大通道投产之前,煤炭运输的压力点仍在运煤铁路和港口的运输。
         据了解,山西中南部铁路通道由山西与河南、山东及铁道部共同出资建设,是山西吕梁所在地河东煤田(中国最大的炼焦煤生产基地)下水的主要通道。线路全长1260公里,起点为山西省吕梁市兴县瓦塘镇,终点为日照港。该线路建设工期为4年半,计划于2014年9月全线贯通,年货运能力为2亿吨。笔者分析,此线路虽名义上为炼焦煤下水通道,但实际上也能够满足沿海省份的电煤和生活需要。此外,为满足中南地区湖南、湖北、江西等地用煤需求和经济发展需要,国家决定修建蒙西至华中地区铁路煤运通道,该煤运通道起于内蒙古浩勒报吉,经山西省运城进入河南三门峡等市,并经过湖北襄阳市、湖南省岳阳市后止于江西省吉安市,全长约1837公里。蒙西至华中煤运铁路将在今年上半年启动,2017年建成投入使用;建设运营初期输送能力达到1亿吨,远期达到2亿吨。再说“第三通道”,鄂尔多斯到曹妃甸港大通道,被称为“第三运煤通道”,目前,大通道起点设在鄂尔多斯的准格尔,终点入海港口在唐山曹妃甸,发展规划为2亿吨煤炭运量。投产需要等到2015年,规划输送能力为煤炭2亿吨/年。笔者分析,这条“第三通道”建好后,将对缓解北煤南运压力,满足沿海地区用煤需求发挥重要作用,但投产仍需时日。
         其他线路和下水通道方面,朔黄线今明两年也有扩能计划,但是今年没有新投产煤码头,黄骅港5000万吨的煤三期码头需要等到明年中期投产。此外,辽宁省拟在葫芦岛和绥中之间建设2亿吨煤炭港口及配套铁路,第一个5000万吨级煤码头已经开建。 
             
         2.港口运能不足,需要挖潜提效。
         在以上几条煤运大通道投产之前,今年、也包括未来3-4年,南方煤炭供应和保障仍主要依赖大秦线。因此,保障大秦线运输这项工作责任重大,是保障北煤南运的重要环节。以去年为例,北方11个港口合计发运煤炭6.26亿吨,其中大秦线运到港口的煤炭占到3.74亿吨(去年,大秦线发运煤炭4.4亿吨,其中3.74亿吨进秦皇岛、唐山等北方港口,其余进沿线京津唐、两湖电厂),占北煤南运总量的59.3%,由此可见,大秦线在北煤南运中的重要性非常突出。而今年在下游煤炭需求仍然看好的情况下,预计沿海七省一市的煤炭海上拉运量将有所增加,增幅在6000-7000万吨左右,其中一多半依靠北方港口,这就要求大秦线至少增量要达到3540-4100万吨才能够满足下游需求,但今年大秦线初步的运输计划只有4.5亿吨,增量只有1000万吨。因此,大秦线今年必须要千方百计挖潜增效,提升运量,保持高效运转,才能满足下游用煤需求。

         北方港口运能不足,北方主要发煤港口2009、2010、2011年分别完成煤炭发运量4.39、5.28、6.26亿吨,去年以5.5亿吨的设计能力完成了6.26亿吨的发运量。今年,随着需求的增加,预计北方港口发运煤炭将达到7亿吨左右。发煤港口方面,秦皇岛港通过科学调度指挥,合理指泊配载,提高煤炭周转效率,去年完成煤炭发运量2.5亿吨。今年,秦港仍然无新投能力,但是,该港下决心从挖潜增效方面入手,通过完善合署办公机制,促使铁路、港口、海事、引航等四单位合署办公,形成煤炭进港、运输一条龙“无缝对接”;实施船舶港前待泊、提前排压仓水、职工重载交接、逆流程启动、堆取料机提前对垛等措施提高生产效率。但由于无新投码头运输能力,今年煤炭发运量难以有大的增量,预计今年煤炭发运量在2.6亿吨左右。
        其他港口方面,今年将新投产设计能力达3500万吨的天津神华煤二期码头,主要依靠黄万铁路运输神华煤至天津神华煤码头下水,预计今年中期投产。唐山港口方面将相继投产5000万吨的曹妃甸煤一期续建和5000万吨的煤二期码头,合计设计能力将达到1亿吨。但是,新投产煤码头全部在下半年投产,年内形成的运输数量很小,预计曹妃甸港两项工程今年合计将完成2000万吨煤炭发运量,难以形成大的支撑作用,起不到关键作用。因此,今年北煤南运的瓶颈除了铁路以外,还有一个重要环节就是:运煤港口。要想保障沿海地区用煤需求,支援华东华南地区经济建设,就需要主要运煤港口全力挖掘潜力,提高效率。而下游用户则需要加快储煤基地的建设,增加存煤力度,尤其注意提前存储煤炭,实现淡季存煤、旺季使用,发挥“蓄水池”作用,增加缓冲能力,来充分缓解煤炭运输紧张压力,避免北方港口和运煤铁路时忙时闲的现象出现。只有这样,才能发挥大秦线和秦皇岛等煤港的运输潜力,保障下游用煤需求。
        3.下游需求将很快转为强劲态势,煤炭运输仍很重要。 
        春节期间,南方工业企业纷纷停产放假,且放假时间较长,造成火电厂日耗下降,用户进煤多耗煤少,需求不旺。有专家预测:今年一季度沿海煤市将呈需求疲软态势。但是,我们要看到,随着经济的快速发展,煤炭需求还将提高,今年二季度尤其下半年,煤炭需求还将看好。1月份用电增速同比为负,主要是受春节因素的影响;预计一季度用电量增速也将同比大幅下滑,但笔者认为,表面的数据报表并不意味着今年经济增速将呈下滑态势。随着工业生产活动的恢复,用电量增速将呈逐月回升态势,电厂耗煤增加,需求提高。尽管用电量增速放缓,但根据目前情况判断,今年汛前水电来水偏枯可能性较大,可能出现与去年相同的情况,即:水电运行不好,火电压力增大;今年,电煤地区性、时段性矛盾仍较突出,电力供应的外部环境依然比较严峻;夏季和冬季用煤旺季,沿海煤炭运输紧张可能再次出现。
       今年市场最平淡的时候当属今年1-2月份,因为年初,我国下游消费企业库存较高,且春节期间煤炭消耗减少,市场供大于求非常严重。但笔者判断,随着春季的到来,南方工业企业纷纷复产、复工,煤炭需求激增,今年二季度以后尤其下半年,国内沿海煤市仍然保持乐观,沿海煤市将保持供需两旺态势,煤炭运输仍然处于紧张状态。展望今年的经济大环境,我国经济将继续保持增长势头,但是由于国内外经济形势日趋复杂,我国经济增长速度或将有所放慢,煤炭需求增长也将适当放缓。欧洲主权债务危机非常复杂,有可能继续恶化,并很可能导致全球经济二次探底;而我国将继续实施房地产调控政策和稳健的货币政策,将影响对能源的需求。但同时,我们要看到好的一面,我国政府仍将采取扩大内需等一系列措施,努力保持今年的经济增长态势不发生大的变化;我国处于工业化、城镇化建设双加速阶段,电力满足经济社会发展、人民生活水平提高的需要,自身发展速度不可能太低。另外,钢铁、有色、化工和建材等高耗能重工业发展极大拉动了我国用电量增速及电力消费弹性系数,从而拉动煤炭的巨大需求,进而对煤炭的产量和港口外运量形成强大支撑。电力装机方面,预计今年新增火电装机5000万千瓦,其中,北方港口的主要消费腹地:华东、华南沿海地区消费地区新上火电机组约为1200万千瓦。今年“北煤南运”运量仍将保持快速增长趋势,但增幅与去年相比有所收窄,煤炭运输工作仍很重要。

 
关闭窗口